■ “女童‘國學班’遭虐 ‘老師’被刑拘”追蹤
  新京報訊 來自河北保定9歲女孩小童(化名),被送到北京“女德國學班”學國學,四個月後家人發現,孩子身上被“老師”張紅霞打得遍體鱗傷(本報昨日報道)。昨日,保定市第一中心醫院對小童進行會診,小童身體挫傷及骨折無惡化跡象,但神經系統受到明顯的刺激,還需進一步治療。
  治療將集中於神經系統
  “上午做了CT,發現孩子的腦乾圖還是有些異常,神經系統受到明顯的刺激。”昨日,保定市第一中心醫院組織多個科室為小童進行會診,醫院醫務科科長賈同樂介紹,目前小童大部分的挫傷以及骨折均無惡化的跡象,卧床靜養就會慢慢康復。下一階段的治療主要是集中在神經等方面,並輔助心理方面的治療,增加營養。
  賈同樂表示,醫院已在內分泌二科為小童單獨闢出一個病房,讓其靜養。
  小童的母親張梅(化名)曾擔心,醫院沒有神經和心理方面專家對孩子進行治療。就此賈同樂稱,該院正在組織神經內科、神經外科以及心理等方面的專家,對孩子進行治療和護理,爭取讓小童儘快恢復健康。
  母親曾奉“老師”為恩人
  昨日,在保定市第一中心醫院,張梅懊悔不已。對於為何會將女兒交給之前僅見過兩次面的張紅霞?張梅解釋說,自己鐘情傳統文化中的女德教育,一直沒送童童上學,只是教小童背《三字經》、《弟子規》等“做人的道理”。同時因為小童出生於單親家庭,她希望女兒能修養德行,通過學習國學,日後成為賢妻良母。
  張梅稱,她經常會去聽一些名師講課,在朋友的引見下認識張紅霞。在她的印象中,張紅霞熱情善良,“只要見面都要跟我擁抱,只要見人就會咧開嘴笑個不停。”後來張紅霞提出願意免費教小童學習國學,自己便動了心。
  今年2月份,張梅將女兒送到張紅霞在河北邢台的老家,見到張紅霞為村子里很多孩子提供吃穿,好幾十個老人在她家吃飯睡覺。張紅霞還告訴她,正在籌辦一所養老院,免費為村子里的老人提供食宿,“我看到了她大善人的一面”。
  張梅說,她將張紅霞奉為“恩人”。如果沒有發現女兒被虐打,還準備向其支付報酬。
  ■ 對話
  被虐女童:“老師”還讓我們相互打
  昨天8點,保定第一中心醫院內分泌二科,兩名護士為小童換好紗布,安定劑和安眠藥的藥性過後,小童逐漸清醒,向記者回憶了自己在跟“張老師”學國學過程中,被虐打的經歷。據小童稱,張紅霞除自己動手施暴,還讓“國學班”內女童互相毆打。
  鎚子砸完腳趾砸手指
  新京報:身上現在還疼嗎?
  小童:疼,有時候頭疼很嚴重,身上也有地方會疼。
  新京報:手上的傷是怎麼造成的?
  小童:張老師扎的。
  新京報:為什麼要扎你?
  小童:有一次是她不在,我把一個西紅柿當午飯吃了,她回來後就扎我。但很多時候我沒做錯事,她心情不好,也會扎我。
  新京報:除了扎,她還會怎麼懲罰你?
  小童:還會用鎚子砸腳趾,有時候腳趾砸出血,沒地方砸了,她就砸手指。
  新京報:還打過其他地方嗎?
  小童:有,每次她讓我們跑步,跑慢了她就會打,把我踹倒拖著我的腳跑,她還用手捅我尿尿的地方。
  新京報:她打你的時候有沒有說什麼?
  小童:一般不會說,但她捅我(下體)時會哄我,說“國學班”里另一6歲女孩都沒我聽話,沒我乖,還說因為愛我所以才會那樣做。
  6歲女童臉被打青
  新京報:6歲小女孩也挨打了?
  小童:是,有一次她翻張老師的書包被髮現了,整個臉都被打青了。
  新京報:6歲小女孩是怎麼到那裡的?
  小童:她跟我說,媽媽把她送到她的姑姑家養,姑姑又把她送到張老師這裡了。
  新京報:張老師是同時打你和那個6歲小女孩嗎?
  小童:不會,但有時她會讓我們互相打。有一次她跟那個6歲小女孩說她坐車暈車打不動了,讓她幫著打我,踹我尿尿的地方。有時也讓我打那個小女孩,我害怕如果不動手,張老師就打我。
  新京報:你有跟她求饒過嗎?
  小童:有,但她不答應。
  新京報:和你們一起生活的還有其他女孩嗎?
  小童:還有一個18歲的姐姐。
  新京報:這個姐姐挨過打嗎?
  小童:沒有,她剛來沒多久,張老師會經常帶她出去。但姐姐曾說過特別想媽媽,想回家,但張老師不讓。
  對外被稱“爸媽不要的孩子”
  新京報:跟媽媽聯繫過嗎?
  小童:想聯繫,但是我記不住媽媽的電話號碼。
  新京報:想過逃走嗎?
  小童:想過,有一次她出去了,我跟6歲小女孩商量要逃走,但我們發現她把院門都鎖死了,院子里的牆也特別高,我們翻不出去。
  新京報:有試著跟村子里的人求救嗎?
  小童:她從來不帶我們出門,村子里的人也都不到院子里來,有時候我們能聽到外面有聲音,但是很遠,我們不敢大聲求救,怕“張老師”聽到後打我們。
  新京報:她沒有帶你們出去過嗎?
  小童:只有一次,帶著我和6歲小女孩去參加一個活動,很多人。
  新京報:當時為什麼沒有逃走或求救?
  小童:不敢,她跟別人說我們都是爸媽不要的孩子。
  忍飢挨餓背書到半夜
  新京報:你們每天是怎樣安排的?
  小童:早上天一亮就起床,然後去院子里跑步,跑完步回來吃早餐,然後開始跟著學習機“上課”,背孔子,直到吃中飯,吃完中飯就開始打坐,打坐沒睡覺的有時候會有獎勵,下午繼續跟著學習機背書。
  新京報:每天吃幾頓飯,晚上幾點睡覺?
  小童:吃兩頓飯,早上煮餃子,中午有時候吃早上沒吃完的東西,有時候會炒一個菜,但是沒有肉。開始是張老師煮給我們吃,後來讓那個18歲的姐姐給我們做飯。睡覺的時間說不准,有時候書背得快,八九點就可以休息了,背得慢就必須背完才能睡,最晚的時候到(凌晨)一點還沒睡。
  新京報:能吃飽嗎?
  小童:會餓,所以會偷偷找東西吃,不過每次吃完都會挨打。
  新京報:你媽媽說她送你去的張老師那兒的時候,你不想留下來?
  小童:是的,我害怕。
  新京報:最終為什麼同意留下來?
  小童:我就想媽媽把我送到哪兒,我就待在哪兒。
  新京報:張老師把你打成這樣,你恨她嗎?
  小童:(思考)沒恨過,對她沒有看法。
  本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何光 實習生 李相蓉
  本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周崗峰
(編輯:SN064)
創作者介紹

煙花

dalujtp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